看好台灣廣告.jpg

8月24號(2009年)我參加教會的印尼觀摩團,抵達雅加達附近的城市GBI(音譯為「當各郎」),我們觀摩的對象是WTC教會,WTC的意思是:WORLD TRANSFORMATION CHURCH(轉化世界的教會)

WTC的牧師叫做維友哈迪,他承繼烏克蘭著名的桑戴牧師所傳遞的理念,在自己的國家印尼實踐:「教會就是社會的答案:只有教會能夠照亮這個城市!」他花了兩年時間不斷傳遞這個異象,接著開始有會友領受個人從神來的的呼召,開始投入各種社會工作。過去我以為要成為有影響力的基督徒,最快的方式是成為成功的商人、政治家、媒體人,不然就是很會講道的牧師,在WTC你會發現「每個人都有影響力,不論你的背景如何」。

 

 

wtc-9.jpg wtc-6.jpg wtc-7.jpg wtc-1.jpg wtc-3.jpg wtc-4.jpg

每個人都應該站在自己的領域,使這個城市被照亮,成為城市問題的答案。以印尼WTC為例,有人蓋房子給流浪漢住,給流浪漢洗澡、剪頭髮。有人教賣淫的人妖如何培養第二專長,教他們美髮與美容。有夫妻出錢開課輔班,在貧窮人的社區提供失學的孩童讀書。有人開鞋工廠,提供200個就業機會。有人開旅行社服務教會會友,然後把賺的錢奉獻給教會的基金會;有人開不打算賺錢的診所,只為了讓沒有錢的市民來享受醫療,藉此對回教徒發揮基督的愛。

所以我問自己:我開出版社,我是文字工作者,我應該成為什麼事情的答案?

我可以做什麼,使基督的愛被發揚?我在印尼問自己這個問題,但是回台灣我就不再找尋答案。直到我二姐有天告訴我,她最近接觸的獵人頭公司,都告訴她「對外商公司來說,台灣是邊陲地帶,是垂死的土地,你要是能夠去大陸就去大陸,那裡才是金鑛!」姊姊當著我的面流下眼淚說,她心很痛。我想起維友哈迪牧師說,如果你不愛這塊土地,你無法為這塊土地做什麼?所以愛是前提!

接著我姊姊問我,那你在媒體界,你能做什麼呢?我馬上心裡OS: 我哪裡有在媒體界?我們只是一家「渺小的出版社」,而「我能做什麼?」我花這麼多時間在教會還不夠嗎?還問我能做什麼?但是心裡OS之後,聖靈就責備我:你姊姊不用去印尼,她對土地有愛,你去了印尼,回來怎麼還是舊皮袋?

於是我再拿出這個問題?我身為基督徒,我在出版的領域裡,我到底能做什麼?果然認真地問自己好幾天之後,內心開始有痛苦的感受。我找到第一件我可以做的事情:我決定從十月份開始,我們公司印行的每一本書,上面要有一句我講的話,什麼話?就是我替耶穌來鼓勵台灣、肯定台灣、來愛台灣的話,我要發出聲音,這聲音能跨越宗教派別、跨越黨派顏色,使人激發愛台灣的心。

我們早已經厭倦媒體上所見到政客、名嘴們對立、批判、辯論、互相傷害等等誇張的「演出」,坐著看電視的民眾毫無管道「說出」我們自己心目中想要的台灣形象,或是對台灣說出我們對她的愛和期待。那些不認識上帝的國內外商人,說出「台灣是垂死的土地」的「鬼話」,而屬「神」的兒女,何時要為上帝替台灣說出「神話」?如果今天,我先開始宣告上帝的聲音,我誠心希望這可以使祂的良善與祝福臨到台灣。(文/張芳玲,摘錄自九月份某次教會聚會的見證內容)

相關文章:總編輯寫給社長的一封信:我偷偷做了一個系列廣告,叫做太雅看好台灣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太雅出版社 的頭像
太雅出版社

太雅出版部落格 Travel My Blog

太雅出版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