英文的Rhubarb叫做什麼?字典一查說是大黃。
 

雖然這種說法很容易被誤會是中藥裡那種乾乾的大黃,但是根據本人多年下肚的親身體會,從性質來看還真的就是。只不過我要強調的是,本文所敘述的乃是新鮮栽植,五月剛剛採下的蔬菜大黃,不是想像中應該有的中藥乾啦。 

五月呢,確實是歐洲大黃成熟的季節。馬麗亞給了我她栽種的一大把,我照著她的說法用水煮開,她說這樣加糖吃就很好。是很不錯吃,只是公子吃一口就投降,說太酸了。我稍微加了糖,吃了兩碗,果然第二天通便得很,也果然跟中藥中對大黃當成瀉藥的描述,一個樣。

大黃的德文叫做Rhabarber,這是我在德國留學時認識的一種奇怪植物。在海德堡當學生的時候第一次買,以為是德國大芹菜,還紅色的呢,買來炒炒看。一入口就差點陣亡,超酸!德國室友告訴我不是這樣吃的啦!喔,那是怎樣?於是他打電話給他媽,結果是可以做蛋糕或是沾蜂蜜當沙拉吃。因為我當時不會作蛋糕,只好沾蜂蜜吃,吃到一直拉肚子。真的,這是最天然最好的瀉藥,如果你有便秘問題,求救大黃包你有效。

之後我就跟這種大黃怪物絕緣了,因為不知道該拿它怎麼辦,再也沒買過。直到德國教授家吃到教授老婆作的大黃蛋糕,才知道美味是要這樣端出來的。我的德國婆婆也會作大黃蛋糕,但是做法跟教授老婆不同。只不過都要上甜味,跟大黃蔬菜中的酸性中合一下。英國的電視烹飪節目教人用大黃做點心,也是拼命加糖。我住到英國來有一陣子挺愛吃大黃派,酸酸甜甜的,配咖啡很不錯。但是,我就是不會買大黃來作菜,連便秘都沒想到它。

這次的大黃被我吃了兩天,也拍了照片,算是我跟它重修舊好的一個開始。冰箱還冰著一包,等我思念酸味時再來上陣。各位最近要是到歐洲來又對新鮮酸味有興趣,可以嚐一下大黃食品,保證清腸胃喔。

 

除了大黃出爐,最近的英國可以報告的東西有限。首先是北邊的天氣糟透了,台灣都熱到超過三十度了,北英格蘭的晚上還零度。四月就以為夏天要來了,五月卻是冬天又回。雨還下不停附帶刮大風,真悲慘。其次是歐洲歌唱大賽(Eurovision)舉行過了,東歐對抗西歐的政治復仇又現,根本無關歌聲,西歐國家全都殿後。英國還到三分之二國家都投過票了依然是最後一名。去年就已經墊底啦,今年還好愛爾蘭跟馬爾他投給了英國,讓英國免去又墊底的羞辱。但是,愛爾蘭就自己墊底了!唉。

另外,今年的國際旅客評鑑報告,英國人終於翻身了,連英國報上都下標寫著「終於,我們不是最糟的」。這回全球最糟的遊客首推法國人,其次是美國人、俄羅斯人、中國人跟印度人。英國一下子被四個國家趕過去,真是太有面子了。最好的外遊旅客是膽小說話聲音更小的日本人。

先這樣。我要去祈禱老天憐憫,快降臨好天氣給發霉的我們了。


胡蕙寧的《跟德國人學過生活》,本部落格之前的報導,請點選

更詳盡的《跟德國人過生活》電子報,請點選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太雅出版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